联系电话: 400-888-8888

行业动态

  • 28,Nov,2023

沙产业发展:生态治理的引领

阿拉善盟有个地方叫宗别立镇,茫来嘎查的风还是一如既往地狂野,但现在有一片片梭梭生态林来守护,再也没那么可怕了。以前这里就没啥树,只有满地黄沙,刮风的时候谁都没法看见。 阿拉善盟是内蒙古*西边的地方,它面积27万平方公里,有三个中国八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和乌兰布和沙漠。沙化土地有19.69万平方公里,占内蒙古沙化土地总面积的49.46%。这里是全国生态环境*脆弱、荒漠化*严重、自然条件*恶劣、治理*难的地方之一。 从2012年开始就有了变化。阿拉善盟的宗别立镇项目示范区位于贺兰山东麓和乌兰布和沙漠的西南缘。从2012年开始着手建设,现在已经种了43万亩梭梭生态林,形成了东西长37公里、南北宽23公里的林带。 往前看就是乌兰布和沙漠,它的蒙古语意思是“红色公牛”。在种植梭梭之前,它就像一头暴躁的公牛,一头拱在黄河西岸,蹦跶一下就上贺兰山去了。种了十年梭梭之后,它就被困在这里,再也没有过去的狂妄和蛮横。站在项目示范区的高处,刘宏义说道。

茫来嘎查的牧民王刚深有感触,他从小就在这儿生活。这地方以前都是流动沙丘,吹沙的天气一年四季不停。因为环境太恶劣,当时嘎查上有26家牧民陆续搬走,*少的时候只剩下5家。从2012年开始,我们这块草地上大规模种植梭梭,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如今梭梭长成森林了,沙尘暴也明显少了,家乡的环境也开始渐渐好起来,现在嘎查的农牧户又恢复到了20家左右。

据了解,阿拉善盟百万亩梭梭生态林基地建设项目自2000年开始,已经种下了814万亩的树,人工种植羊蹄甲有146.7万亩。

百万亩梭梭生态林基地建设只是阿拉善盟多年来防沙治沙工作的一部分。阿拉善盟林草局治沙造林科科长海莲说,这些年阿拉善盟依据国家重要林草生态治理工程,在社会公益造林的基础上,围绕三大沙漠锁边治理区、额济纳河流域和黄河西岸综合治理区、雅布赖山和贺兰山生态廊道等重点治理区域,采用“灌乔草结合,以灌为主;封飞造结合,以封为主”的综合治沙技术措施,大力推进土地沙化综合治理,逐步发展了飞播造林和种草、围栏封育和人工造林种草这“三位一体”的防沙治沙生态屏障建设技术路径。积极探索并推行了“先造后补、合同制造林、合作社造林、专业队伍造林”等新机制和新模式,全面推广了机械打坑等实用的抗旱造林技术,并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国土绿化工作。

“嘿,海莲说,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实践,阿拉善盟搞出了个‘阿拉善模式’,就是退人进绿、造养结合,动动脑子、因地制宜,治理要实用、实用要促进治理,政府带头、社会参与,坚持不懈、一心一意来治理荒漠化。”

“统计数据显示,建盟40多年来,阿拉善盟累计治理荒漠化9100多万亩,全盟的草原面积达到13552.05万亩,森林面积为3012.05万亩,森林覆盖率由开始的2.96%提高到8.37%,草原植被覆盖度由不足15%提高到23.18%,整体上生态环境的恶化趋势得到了遏制,治理重点区域的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钱包充实了

“来跟我一起参观内蒙古宏魁苁蓉集团的绿意盎然的梭梭林基地吧。”任存福说。“在梭梭旁边种的肉苁蓉长得可好了,预计明年就可以收获了。”

阿拉善盟的那个集团可是沙产业的老牌企业,现在已经发展成为沙产业的领头羊,年产值约6000万元。他们主要从事梭梭种植、肉苁蓉嫁接等业务,并且还涉及到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了加快沙产业的培育,也为了让更多的农牧民参与到产业发展中来,他们在2011年建立了农牧业产业化肉苁蓉—梭梭基地,还成立了宏魁沙产业合作社。合作社里的农牧民得到了企业提供的技术、设备、种子和苗木等资源,无偿地支持他们规范种植梭梭和肉苁蓉,等到农民收获后,企业会以市场价收购他们的产出,并进行深加工。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沙产业合作社的农牧户数量从过去的30多户增加到如今的110多户,带动的农牧民也越来越多。 王刚是当地发展沙产业的受益者之一。他说,多亏了政府的引导,我们茫来嘎查的农牧民主动向沙漠要效益,改进了肉苁蓉嫁接技术,促进了产业转型,现在每户肉苁蓉产业每年的收益可以达到8万元至10万元。还从事牧家游和农家乐等项目,也有额外的收入来源。种植梭梭不仅让沙漠变得更绿,也让我们的钱包鼓了起来。 近年来,阿拉善盟坚持防沙治沙、增收致富并行的原则,充分发挥逆向拉动的促进作用。他们大力推进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建立了“政府引导、企业带动、基地辐射、农牧民参与”的联结机制,培育并发展可持续的农牧业,还发展了沙漠旅游、清洁能源等绿色生态产业。他们正在探索一条独特的道路,让治沙带来收益、用沙促进发展、依靠沙致富。

听我说啊,阿拉善盟的林草局生态产业发展规划中心主任武志博说,这几年我们阿拉善盟可是拼了命地把生态治理跟沙产业发展结合起来,借助我们这里优势的沙地上的生物资源,积极培育发展起了特色沙产业和特色产品种养以及沙漠旅游等产业。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建成了梭梭—肉苁蓉、白刺—锁阳、花棒采种这三个千万亩的产业基地,培育形成了44家规模企业,还有13家试生产企业,还有879家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这可是用"企业+基地+合作社+农牧户"这种方式,带动了3万多农牧民参与进来。

听我说啊,"十三五"期间,我们全盟的林草产业总产值达到了199.5亿元,有3万多农牧民参与了林草产业,人均年收入可是有3万元到5万元的,有些农牧户甚至达到了10万元到30万元的。

听我说啊,环境变美了

7月27日,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建设暨荒漠化综合防治现场会就在阿拉善盟搞了。我们阿拉善盟就拿这个机会,全方位地展示了我们在防沙治沙方面取得的成果,也分享了我们治理荒漠化的经验。

敢不敢信,我教授丁国栋,北京林业大学水土保持学院的大佬,专管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的事。他在现场会上说那个百万亩的梭梭生态林地建起来了,观赏价值炒鸡高,而且治砂效果也很赞。特别是那个牛逼的肉苁蓉产业,前景可观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在这里得到彻底验证。说到以后的防砂治砂路线,丁教授说了:“阿拉善盟的生态系统还是特别脆弱的,要靠科技支持,科学合理地搞生态保护治理。该保护就得保护,该治理就得治理。同志们还得齐心协力,通过搞产业啥的,让大家一起来保护生态治理。对了,这地方可是极度缺水的,要加大监测力度,节约用水,顺便变绿了。”

对于当地热火朝天的沙产业,丁教授说,要想发展沙产业,首先得有好的产品,得提高产品的质量,充分打出品牌效应。相关部门也得出点力,提供帮助。但*重要的还是保护为主,基于保护的前提下发展产业,不能超越资源的硬性约束,尤其是水资源。”

下一步怎么干?阿拉善盟林草局的头头图布新说,接下来,阿拉善盟会在优势产业领域加紧策划一些有影响的重大项目,占领制高点,想好打胜仗的办法。主攻防砂治砂、贺兰山综合治理、科研成果推广、碳汇指标交易等领域,发扬不怕苦,无私奉献,锲而不舍,持之以恒的“三北精神”,实实在在地抓各项工作。

位于三北防护林的腹地,阿拉善盟是国家北方防沙带的治理重点。它的自然地理环境很特殊,使得阿拉善盟的生态环境极其脆弱,治沙任务艰巨且持久。

在治理沙漠过程中,阿拉善盟坚持了生态和经济的协调发展。他们将生态保护、防沙治沙与特色生态产业发展、农牧民增收结合在一起。这条治沙之路是政府、企业和社会共同努力的结果。

图布新表示,阿拉善盟将总结经验,进一步改进“阿拉善模式”。他们要进一步推进经济集中化和集约化,促进生态治理的全面发展。他们还要以近自然的方式进行沙漠化治理,营造全社会参与治理的格局。这样的治沙道路符合自然规律,也适应阿拉善盟的地理条件。阿拉善盟将继续为保护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经济日报记者 余 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