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400-888-8888

行业动态

  • 27,Dec,2023

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统筹发展与安全 明晰金融重点发力方向

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统筹发展与安全 明晰金融重点发力方向

金融作为国民经济的血脉,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12月11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2024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政策工具创新和协调配合”“推动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深入推进金融体制改革”……

统筹发展和安全,是做好金融工作的关键所在。

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会议明确了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的方向,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定中有活力的基调。未来将更加注重政策实施效果,发挥政策配合作用,提高政策传导效率,为巩固和增强经济回升向好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会议指出了统筹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的重要性,要真正增强经济活力、防范化解风险、改善社会预期,这意味着需要全面考虑关键“风险三角”之间的联系,以促进金融高质量发展,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益提升,为金融强国建设提供支撑。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

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金融要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质量服务。在当前经济回升向好的背景下,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向备受关注。

本次会议要求,稳健的货币政策要具有灵活性和适度性,确保其精准有效性。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应与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激发存量资金,提高效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创新、绿色转型、普惠小微、数字经济等领域的支持力度。促进社会综合融资成本保持稳中有降。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记者整理发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的表述与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表态一致。相较于202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货币政策整体基调延续,但也出现了一些调整,其中,“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的表述被调整为“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

“‘灵活适度’的提法在2019年至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均有出现,货币政策基调保持稳中偏松。”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精准有效”的提法是首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出现,这表明后续将更为关注政策实施效果,发挥政策合力以提高传导效率。

温彬指出,在“精准”方向下,货币政策将更注重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平衡短期经济增长和长期结构优化问题。结构性工具(包括PSL抵押补充贷款)有望发挥更大作用,加强对科技创新、绿色转型、普惠小微、数字经济等方面的支持力度,推动经济发展动能转变,助力房地产业新模式构建,并积极配合房地产风险化解、地方政府化债。

招联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应在保持稳健基调的同时加大实施力度,更具前瞻性、有效性、精准性。要加大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力度,前瞻性地进行预调、微调,助力宏观经济熨平周期波动和外在冲击;适时实施降准降息,在总量上保障流动性更充裕,在价格上适度降低社会综合融资成本;运用存量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必要时创设新的工具,引导和支持金融机构做好“五篇大文章”。

“要更好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做好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的有机结合。通过适度宽松稳健的货币政策,着力打造现代金融机构和市场体系,疏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提高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

采访中得出的共识是,为了提高政策效果,需要加强货币政策和财政、产业、区域和科技政策之间的协调配合,积极释放未被充分利用的金融资源,实现信贷结构的灵活调整,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特别是要充分发挥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组合效应,更加精准有力地刺激消费和增加投资,发挥消费对经济的基础作用,发挥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和外商投资的引导和带动作用。” 董希淼指出,预计人民银行将综合使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稳定经济主体的信心和预期,以更大的力度支持经济持续向好发展,为2024年经济的良好开局和高质量发展创造更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持续有效地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

金融安全是经济稳健发展的关键基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也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保障。

本次会议强调,要持续有效地防范化解重点领域的风险。要统筹化解房地产、地方债务、中小金融机构等风险,坚决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记者总结发现,与202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的“有效防范化解重大经济金融风险”相比,本次会议提出的“持续有效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更加强调了“持续”和“重点领域”。

“这表明风险防范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 温彬表示,会议强调要“协同化解房地产、地方债务、中小金融机构等风险”,预示着未来持续有效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的关键点之一,在于要全面考虑这个重点“风险三角”之间的相互关系。

管涛认为,房地产和地方债务问题是“一体两面”,财政和金融之间也存在联系,如果地方债务、房地产出现风险,会影响到金融机构资产质量,引发一系列市场风险。房地产、地方债务、中小金融机构风险是相互作用、相互交织在一起,需要全面解决方案。

本次会议强调,要积极稳妥化解房地产风险,一视同仁满足不同所有制房地产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加快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平急两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城中村改造等“三大工程”。完善相关基础性制度,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

“上述内容传递出稳定房地产市场发展、防范化解房地产风险的积极信号,有助于稳定房地产企业的信心和居民住房消费预期,推动金融与房地产良性循环和发展。” 董希淼说。

多位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下一步,需要继续改进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以支持银行更愿意、更有能力满足房地产企业特别是民营房地产企业的融资需求;创新支持房地产企业融资的新模式,支持优质房地产企业增加债券发行来进行融资,并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股权融资;优化信贷投放结构,加大对“三大工程”建设的支持服务。对于需求方面,需要实施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更好地满足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加大对“租购并举”的支持,促进长租房市场的发展,助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加快探索房地产新的发展模式。

温彬指出:“从防风险的角度来看,在房地产发展新模式的过程中,当务之急仍然是打破负反馈链条,阻止市场下滑,避免房地产市场风险的蔓延。”他认为,近期的政策重点在“保交楼”的基础上还新增了“保主体”,无论是白名单制度还是“三个不低于”,其目的都是打破市场的惯性下滑,疏通“金融与房地产的良性循环”,以实现“先立后破”。随着房地产政策“组合拳”的有效性日益显现,市场预期有望逐步修复,房地产行业也有望筑底企稳。